支付的偷袭与逆袭

2021-09-25

导读:战争似乎一触即发,和平也似乎四海宴安。


作者: 三仙淼淼


内容架构师:静静


文章来源:巨头财经(jutoucaijing)







2011年8月16日,800人挤爆了北京798艺术中心。欢声雷动,为雷军而欢呼,为未来而行动。


2011年底小米手机1网上开售,5分钟卖完30万台。


 小米的出现,让山寨机无处遁形。2011年至2020年,中国互联网的故事大都离不开手机。有手机,就有人群;有人群,就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圈子,就有不同的节奏和风格,就有商业,就有支付。


 


移动互联网的黄金十年,支付可谓战争的导火线,引起战争的金苹果,以兼并重组、客户重新划分及再洗牌的兴奋剂。


 


外卖大战、网约车大战、共享经济大战、生鲜电商大战、社区团购大战……无一不以补贴起步,而后慢慢涨价,慢慢杀熟。起于支付,终于支付,成于支付,毁于支付。


 


支付是真正的入口和风口,是一切入口的入口,也是造成一切风口的最大风口,是能够让风起、风变、风停、风乱的源头。


 


移动支付从发轫之初,到风起云涌,波涛壮阔,一二十年里,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支付宝一家独大。


 


第二阶段:微信支付与支付宝龙虎相争,差不多平分秋色。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之间的支付战争,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引人瞩目的商战。支付竞争的背后,是场景之争、生态之争、流量之争,是两大互联网巨头之间的全面战争。


 


第三阶段:新巨头群雄并起逐鹿中原,本质上还是阿里与腾讯的龙争虎斗的延续,因为所有新生的巨头直接间接还是通过这两巨头的资本运作和战略攻防。




01


一家独大

得账户者得天下

 


移动支付,在微信诞生之前,支付宝以绝对的优势一家独大一骑绝尘。


 


尽管腾讯的财付通成立时间跟支付宝相比,前后相差不到一年。但,财付通在微信支付未发布之前的市场占有率和江湖影响力,只不过是支付宝的一个零头,其他竞争对手更不消说,只能是零头的零头。


 


移动支付真正被广泛应用在生活中是在互联网O2O大战期间,其最早的萌芽阶段,可以上溯到20世纪80年代末期。


 


1987年,当国内市场化的金融体系几乎为零时,中国第一家商业银行——招商银行在深圳蛇口工业区创立,在科技领域开始大量投入,不久就首创推出了一卡通、一网通,并且在央行与银行业的推动下,使之成为中国银行业的标配:磁条银行卡、网上银行。


 


1999年,国内移动支付的鼻祖中国移动与中国工商银行、招商银行等金融部门合作,在广东尝试部分移动支付业务。这一年,电子商务在国内第一次出现,8848、阿里巴巴等电子商务购物网站开通。移动支付、互联网支付场景在国内有了雏形。


 


然而,彼时硬件设备成本高,尚未普及,且不易普及,支付操作繁琐,网络购物尚未取得人们的信任,缺乏实际应用场景,移动支付的先行者们虽然大胆做了各种尝试,但并没有得到大规模的推广,实际上也推广不动。


 


电子商务出现在1998年,但由于信任、资金、物流等问题尚未解决,发展并不理想。2003年,非典大规模爆发,大多数人都不敢出门,刺激了原本发展并不理想的网购市场。电子商务火了起来,属于阿里巴巴的时代到来了。


 


时机不成熟的时候,无论多么努力,效果都极其细微。时机成熟了,一切都似乎毫不费力理所当然。


 


朱熹有一首小诗写得好: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仿佛说的就是支付宝的崛起和纵横,在世界范围内鲜有对等的敌手,一家独大。即使最强劲的Paypal在中国市场上,也不能与支付宝争锋。


 


在移动支付出现之前,银联才是行业的老大,当时的银联根本不屑为几十块钱的生意做担保。上线于2003年的支付宝,最初的目的就是解决网购中客户和商家相互信任的问题。


 


在移动互联网尚不普及的2003-2008年,支付宝用户数突破1亿,超越淘宝网的8000万用户,占当时网民总数的40%,支付宝全年交易额1300亿人民币以上。


 


同时,凭借电商购物的场景入口,支付宝在移动支付领域一家独大一骑绝尘。2010年,淘宝天猫的交易量到了10亿级别,用户网购要跳转到电子银行支付,需要口令卡、U盾等工具,过程繁琐,支付成功率一直在80%上下徘徊。支付宝开通快捷支付,支付成功率一路攀升,逐步做到接近100%。这次支付宝与银行之间最大的一次博弈,得账户者得天下,支付宝可以说取得完胜。


 


银行虽然感到尴尬与屈辱,但与第三方支付公司合作,银行可以拿到更多的存款,而存款对银行而言则是命脉。无论银行主要意愿如何,支付宝还是撕开了与银行直联的通道。支付宝不再是淘宝收银台,而是银行+银联的完整支付体验。


 


快捷支付成了支付宝以及第三方支付发展过程中的关键节点,为第三方移动支付的迅速发展奠定了基础,也是中国移动支付历史上的里程碑,同时进一步奠定了支付宝的移动支付武林盟主的江湖地位。截至2010年12月,支付宝用户突破5.5亿。




02

龙虎相争

微信支付三板斧:红包、滴滴与美团

 


然而,孟子说得好: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3Q之战,让强者大,腾讯受益匪浅。痛定思痛之后,腾讯一边巩固内功,利用已有的QQ用户、流量、社交基础,充分发挥张小龙的天才与智慧,打造微信,提高综合生态技术含量、用户体验及场景闭环立于不败的金城汤池;一边通过对外投资广结善缘多交盟友,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打造支付刚需且高频的线下场景,兼收并蓄中从容不迫地攻城略地。


 


很明显,3Q大战之后,腾讯从杀气腾腾到和气顺逊,从围追堵截打歼灭战到八方风雨养护城河,从斩首砍头到修真淘宝。


 


可以说,3Q大战之后腾讯的王者荣耀里,明显有红衣教主周鸿祎的功劳,马化腾没有理由不感谢、尊重与周鸿祎的生死搏杀。


 


在支付宝成为线上支付领导者的时期,腾讯财付通也具备第三方支付牌照。虽然是市场第二名,其实并无存在感。2014年支付宝的移动支付市场占有率高达82.3%,第二名财付通仅有10.6%。也许是领先的时间太久,拔剑四顾心茫然,看起来天下没有对手,这时候最容易放松警惕,最容易卧榻之旁,纵容他人酣睡。


 


2013年,随着支付宝的发展,腾讯也看到了电商支付背后的巨大市场,再加上腾讯公众平台、朋友圈、表情商店、游戏等线上产品的发展,线上线下都需要借助移动支付平台来完成,于是微信支付就顺应时势而生。


 


总结来看,微信支付能与支付宝相持不下平分秋色,无非三板斧:红包、滴滴与美团。


 


第一板斧,红包。


 


微信红包的社交属性给微信支付带来了第一次爆发式增长,2014年除夕一天的微信红包收发量就达到142亿次。微信红包一夜之间干完了支付宝花了10年干的事情,被马云称为“偷袭珍珠港”。


 


如果说发红包只是在支付宝的一统江山里另辟细分市场,虎口拔牙,那么触及到小微商户,是深入支付宝的核心命脉,两虎相争,必不可免。


 


真正让移动支付全面覆盖线下消费场景,推动我们迈向数字化交易生活的,是二维码。扫码支付逐渐成为下至路边摊贩,上至星级酒店最常见的支付方式。更为重要的是,微信支付让水果摊、小餐馆这些不具开发能力的小微商户也能体验收款通知、简易对账等服务,享受移动支付的红利,帮助商家更好地经营店铺。


 


第二板斧,滴滴。


 


打车之战,实际上是支付之战。


 


滴滴的订单一度占到整个微信支付总量的88%,为了避免滴滴服务器挂掉,程维一个电话,马化腾会连夜组织人力,为滴滴准备好1000台服务器。


 


微信支付有了滴滴,如虎添翼。一战之下,仅仅1岁的微信支付以14亿元人民币的补贴为代价,将微信支付的用户数拉升至1亿。同样的成绩,支付宝花了4年时间。


 


这一战的成效卓著,是因为时机成熟了。腾讯意识到,自己手握的巨大流量、能力与资源可以通过投资生态,将优势进一步地拓展。




第三板斧,美团。


 


在腾讯入股京东的时候,时机尚未成熟,微信支付还很弱小,无法提供生态伙伴更多的基础能力。一年多之后,腾讯投资美团点评时,微信已经有了线下扫码支付、钱包入口等能力,可以更好地支持生态合作伙伴。美团如今已经是微信平台上支付笔数最多的公司之一,也是微信支付最大的第三方服务商。微信支付赋能美团,美团则帮助微信支付在线下迅速完成了势力扩张,接入了各类商业业态的末端。


 


作为电商领域新一代重要创始人的代表,黄峥不认为自己属于腾讯系,但他不得不承认,如果支付宝一统江湖,拼多多的杭州友商不会这么容易地就让它崛起。


 


同样的境遇也适用于王兴和美团,如果这个世界支付宝一家独大,王兴可能不会说:腾讯不管是创始人的个性、整个团队的气质,还是业务战略,它是能更好和别人结盟的。




03


群雄逐鹿

战争似乎一触即发,和平也似乎四海宴安

 


2020年,新冠大规模爆发,带来了危机,也带来了支付群雄逐鹿央行一锤定音、消除争战、一统支付的新时机。


 


腾讯与阿里巴巴两大巨头之间的支付战争,几乎将所有消费者、商户、交易型平台席卷其中,每年投入20亿以上的火拼后终于达成平静。只是暂时的平静期里,随着新玩家的密集布局、支付市场的诸多变化持续发生,平静似乎已被打破。


 


2020年1月,拼多多通过收购付费通,获得支付牌照;8月,字节跳动通过关联公司完成了对合众易宝的并购,获得了互联网支付牌照,并先后申请了“抖音支付”、“字节付”等商标;9月,携程通过上海国企东方汇融,获得支付牌照;11月,快手通过收购易联支付,获得支付牌;2021年3月,华为全资收购深圳市讯联智付网络有限公司,获得支付牌照。


 


拼多多、字节跳动、携程、快手、华为都通过曲线方式拿下了支付牌照。更早之前,美团、滴滴都已分别拿下支付牌照,京东起步更早,2012年收购网银在线获得第一块支付牌照,2020年9月又以16亿收购快钱,再入一张支付牌照,支付牌照已然成为互联网大小巨头的标配。


 


尽管新的战火一触即发,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作为中国前两大移动支付平台,依然稳稳占据94.4%的市场份额。根据最近发布的《2020年度移动支付企业影响力榜前十强》报告,美团支付已然跻身排行榜的第三名,成为移动支付平台的后起之秀。


 


一方面,腾讯、阿里两巨头暂时表面平静的偃旗息鼓之后,在这两巨头资本运作及战略攻防的游戏背景之下,又有多家大小巨头纷纷开启支付领域的新战国风云时代。


 


另一方面,央行明确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力图消弭战争的氛围,消解支付之战的壁垒和界限,同时全面推动法定数字货币的技术和政策落实,全面提高交易活动的便利性与透明度,提升央行对数字货币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


 


腾讯公开了一项研究数字资产与数字货币交易的专利;支付宝参与了法定数字货币技术和硬件研发、发行和支付通道技术工作。


 


从支付宝一家龙头独大,到微信支付参与龙虎相争,再到群雄并起中原逐鹿,央行则从顶层架构层面消除垄断格局及大规模支付战争的根源。


 


战争似乎一触即发,和平也似乎四海宴安。


 


04


即使不想争,支付也不得不争


 


无论是直播、电商、打车、外卖,支付都是最核心的。


 


支付领域的双寡头模式注定了所有行业的大小巨头,只要想流量变现,都得通过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而且都是有手续费的。


 


以微信支付为例,不同行业收取的手续费是不同。据报道,餐饮购物行业手续费通常为千分之六,金融行业为千分之二,而如网络媒体行业,微信对商户的手续费则高达百分之一,但是对证券交易所等中介机构,手续费一般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一。普通用户转账收取的手续费则为千分之一。


 


群雄并起争做支付,一方面是想肥水不流外人田,另一方面是自家流量还要买路钱,即使不想争,也不得不争。(本文作者:三仙淼淼,来源于巨头财经,IT大佬已获得作者授权、经IT大佬编辑发布,文中观点为作者观点、不代表IT大佬观点。)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